奇才vs爵士回放 > 工作研究 > 理論研究 > 正文

鳥類新知 | 為什么很多雁類,變得開始享受現代農業?

媒體:和勺嘴鷸在一起  作者:雨笑笑笑
專業號:紅樹林基金會
2019/5/2 22:03:28

去年冬天,雁群在農田中覓食與棲息

拍攝者:虹橋黑背

春天到來,氣溫回升,雁鴨鳥類開始了北遷的征程。

去年冬天,和小編一同在鹽城觀雁的勺粉們可能還記得,大雁們總是喜歡在農田集群覓食,事實上,這個現象在全球范圍內都有存在。

以下這篇發布于法國ornithomedia.com的文章,或許能給你更多啟發和答案……

冬日里,位于北歐、北美田野和草場的很多大型雁類聚集地(粉腳雁,灰雁,白額雁,雪雁,以及白頰黑雁,加拿大黑雁)吸引了無數的觀鳥人前往。

但相較以往,這一壯觀的鳥類景象實際只是近年來才出現的:50多年來,這些水鳥數量一度變得越來越稀少,它們的聚集地也越發集中在少數自然濕地之中。

而現在,雁鴨們發現了這些農業區域相比于濕地和灘涂區域為它們提供了更多、更豐富的食物資源。于是乎少數的幾種水鳥便開始開拓它們的“新領地”,并且這幾種水鳥的數量也呈現出明顯的上漲趨勢。

灰雁(Anser anser)拍攝于荷蘭

2012/12/06

拍攝者:Marc Fasol

以下文章基于2017年AMBIO(人類環境報)的年度回顧,文中展示了這個發生在雁類身上的新變革,以及用數據解釋為什么雁類越來越趨向于在農業區域中取食,而不是自然濕地。

1.

雁類,屬于在農耕地帶棲息的鳥類的特例

50年來,對于歐洲一些以農耕發展為主的地區,因為高強度的農業發展,無一例外都遭受著“自然物種豐富程度”的急速下降:自1980以來,生活在自然草場地區的鳥種數量已經下降至不到原先的50%,而這樣的下降趨勢并沒有因為開展了農業-自然環境普查就停止。

可與此相反的是,在歐洲和北美有好幾種在農耕區域過冬的雁類的數量卻意外地呈現出上漲趨勢。肥料的播撒、各類谷物(諸如小麥、大麥)的選擇、還有飼料類農作物(諸如玉米,英國黑麥草)在使得農業和草場的經濟收益增長的同時,也為一些在本地過冬或是遷徙經過的雁類提供了大量豐富的食物。

雪雁(Chen caerulescens)拍攝于華盛頓大區

2008/02/03

拍攝者:Walter Siegmund

2.

種類豐富、數量繁多的食物供給

谷物類農作物的種子往往營養豐富,并且富含了大量的蛋白質。此外每次收獲之后,還是會有很大數量的谷粒散落在田間。這些殘留的谷物或是淺淺地埋在地里,或者是直接鋪在地面上,它們遠比自然界中野生的谷類植物更加好找。已知就已有好幾種鳥學會了吃現成的:比如雪雁,原本每年在北遷往玉米種植地之前,應該在墨西哥灣的鹽堿濕地過冬的部分種群,現在早早地就先來到了路易斯安納州和得克薩斯州的稻田覓食。

2009年Tinkler和他的團隊已經從研究中證明了,黑雁的主要食物——愛爾蘭島生長的水生大葉藻——每克可以為其提供14千焦的能量,而相比之下生長在草場上富饒的青草可以為其提供高達21千焦的能量。

雁類明顯更熱衷于享受這充滿了生物質能、草質更高(多元化營養以及富含蛋白質)的黑麥草,所以它們會數以千計地聚集在這樣一些環境適宜的區域:例如比利時、荷蘭的沿海圩田。谷類農作物的胚芽相比飼料類作物能提供更多的營養,這些圩田在冬季十分惡劣的天氣條件下,依舊能提供大量的食物。

豆雁(Anser fabalis)拍攝于法國莫澤爾省的田間

2014/01/03

拍攝者:François Henriot

對于粉腳雁(Anser brachyrhynchos)來說,相比食用野外獲取的食物,食用剛剛播撒后的大麥谷??梢曰竦貿?6倍左右的能量攝入。同樣,以黑雁每日所需攝入的氮元素來計算,它們每天需要花費3.7小時來食用冬季小麥,如果改成食用草場上的草則需要5.02小時,食用種植在濱海的玉米則需要11.25小時才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Madsen學者的研究也證明了:在大麥田中,粉腳雁花費一天中54%的時間就可以吃下2824千焦的食物;但在野外即使花費了一天中80%的時間,也只能攝入1267千焦的能量。即使算上在農耕區域中常常受到驚嚇打擾造成的跑動能量損失,它們攝入能量的收支還是滿滿地盈余,而且進食時間的大大縮短也有效地減少了它們在捕食者面前暴露的時間。

鳥類在啟程遷徙之前,往往需要儲備足夠多的能量,所以富含充足熱量的食物一定是它們的首選。在挪威西北漫長的海岸線上,Prop和Blanck的研究發現了白頰黑雁在春天進食農業種植的貓尾草所獲取的蛋白質,遠勝于食用當地自然生長的野生羊茅屬和早熟禾屬植物。

3.

鳥類遷徙地和過冬地的改變

食物資源的開發已經改變了許多種鳥類的過冬地點:在1950年,約有45%的雪雁遷徙至北美漫長海岸線上的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但到了1980年這個數量下降至了只有4%,其它近70%的雪雁遷徙到了馬里蘭州、特拉華州、西弗吉尼亞州的玉米田里。

雁類也能充分適應農作物的改變,比如:在大布列塔尼,停留本地的粉腳雁的數量會隨著甜菜種植面積的增長而增長。

雁類也會暫時性地改變它們的停留周期和遷徙軌跡:比如粉腳雁延長了秋天和初冬在丹麥日德蘭半島的停留時間,以便能最大程度上享受收獲結束后大量散落在玉米田中的玉米粒。

白額雁的凍原亞種(Anser albifrons frontalis)以往在遷徙往它們的繁殖地前一直停留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但從1990開始它們會一直飛到加拿大的薩斯喀徹溫省再做停留,原因是它們需要享受當地種植面積不斷增加的豆科作物,來應對原本在美國北部的停留地玉米種植面積的減少。

白頰黑雁(Branta leucopsis)拍攝于荷蘭澤蘭省

2014/01/03

拍攝者:Marc Fasol

4.

種群數量的上漲

研究表明在遷徙地和過冬地,食物來源的增長對數種雁類數量上的增長有著顯著的貢獻,比如處在北美凍原的白額雁、歐洲的白頰黑雁等等。

另一方面,幼鳥相比在自然環境下,在農耕地區更容易找到食物,這無疑增加了它們的存活率。全球的氣候變暖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冬季能量的消耗,從而減少了冬季的死亡率。

5.

農耕食物不“健康”嗎?

在富饒的草場農田中隨意取用的食物是否會為鳥類帶來脂肪過度堆積的問題呢?蛋白質的過度吸收是否會帶來一些不利影響呢?

這樣類似的問題其實已經在挪威以及荷蘭泰瑟爾島上的黑雁身上被發現了,但這份認定結果,并沒有受到多方確認;這份差異至少在現在不會對鳥類的繁殖的成功率造成任何不利影響。

6.

不確定的未來

在北美和歐洲,冬季和遷徙途中,雁類在農耕區域的停留相比在自然區域變得越來越頻繁,這勢必會造成當地農場主和這些鳥類在相處上的種種問題。想要強制讓雁類回歸自然區域覓食,就雙方提供的食物資源上來看,這無疑是很困難的。所以需要找到一個辦法來結合高效存儲以及經濟利益。

對于這樣的解決辦法,如果能夠證明有利,那很快就能得到推行,比如完善收獲的技術效率,使得在田間遺留最少的谷物,或者根據地點考慮種植一些對雁類沒有什么用處的農作物,諸如大豆。

 


紅樹林banner

 

閱讀 296
推薦
網友評論

發表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ぬ趵?/a>》。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頁, 奇才vs爵士回放